【觀點】「性別友善廁所」為何?從政大通過設置辦法談起(圖) 3 月 1 日 19:00

「性別友善廁所」為何?從政大通過設置辦法談起

 

今年1月12日,國立政治大學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順利通過了《性別自由廁所設置辦法》(註)的提案,該辦法將拘束未來新蓋建物均須設置性別自由廁所,舊有建物則亦列入優先改善對象。而下學期如能復於校務會議通過,相信將使政大在實踐性別多元尊重與打造性別友善的環境等方面,做出實質與應有的貢獻,並成為國內大專院校的標竿之一。

事實上,以國外為例,美國哈佛、耶魯、加州柏克萊分校等名校,乃至於美國總統生活的白宮,都已經有性別友善、或者所謂的無性別(不區分性別的)廁所;而在國內,台大、東吳、世新、成大、民生國中等學校,乃至於政府機關台北市大安區區公所,近年來也都已建造性別友善廁所或無性別廁所。然而,無可避免的是,社會部分聲音可能對此種新形態廁所產生疑慮,乃至在「安全性」上提出極大質疑。本文便期望能向讀者介紹性別友善廁所/無性別廁所將如何促進性別的多元平等與尊重,且同時達到許多益處及安全性需求。

 
一、在促進性別平等與多元尊重的意義上
所謂的性別友善廁所或無性別廁所,最明顯的特色便是希望打破傳統的男、女廁二分法,因為這往往對兩種族群造成困擾與不便:第一,是對於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同的朋友們。許多人難以設身處地想像的是,當一個人內急或甚至腹痛難耐,好不容易趕到廁所門前時,看到上方所標示的粉紅色、穿裙子的「女性」標示,以及塗著藍色、穿著褲子的「男性」標示時,內心所可能面對的掙扎與困擾。
 
另一個受到困擾的族群,則是生理與心理的性別相同,但其所散發的性別氣質卻與傳統刻板印象不同的朋友。例如,一位性別認同為女性的生理女性,當她符合社會的期待走進了女廁時,卻可能因為她是短髮、她的外型或服裝在世俗觀念上較為男性、中性化,而遭到異樣眼光或甚至當面的指指點點;反之,一位留著長髮、或聲音較為輕柔等外顯的性別氣質被認為較女性化的生理男性,在依其自認為男性的性別認同下使用男廁時,也可能受到誤解、甚至他人批判為走錯廁所的指責。
 
因而,當我們能不一味地固守傳統、墨守成規,而勇於破除傳統廁所的二元劃分界線,將廁所通道單一化,將能夠有效去除任何人使用廁所時遭受他人「性別檢查」的困擾,與身心靈所受的不當指謫與侵害。

而針對坊間有些性別友善廁所雖立意良善,但在實行規劃上除了通道單一化之外,卻在內部仍保留或維持原先小便斗集中於一側的型態,使得男、女進入後依然「自動分邊」的弊病,本校提案的設置辦法中也有「不得將小便斗單獨設於某側」之條文規定,使去除性別檢查之宗旨更被完整落實,讓人人都能免於選擇廁所的困擾與怖懼,更加保障舒適如廁的權益。

二、在親子或身心障礙陪同使用之面向上
事實上,許多人並未注意到去除性別劃分的廁所能帶來的極大益處──也就是在「親子」與「身心障礙者」的陪同使用上,將不再讓使用者或陪同者面臨進退維谷的兩難局面。大概不少人都曾看到帶著小女兒外出的爸爸,或帶著男童出門的媽媽四處張望後,再躡手躡腳、甚至帶點不好意思地跟著小朋友進去廁所,只因孩童實在太小,無法在如廁後獨力用衛生紙擦拭或洗手以保持清潔;而這樣的情況,在行動不便、失能的身心障礙者,或高齡者身上亦非鮮見。因此,如能破除傳統的二元分廁界線,打造不分性別的廁所,那麼不論是孩童,或需要旁人協助的失能/身心障礙者,亦都能在親人或照護者協助下,跟你我一樣享有舒適上廁所的基本權利,而不因無障礙或親子廁所的缺乏所苦。
 
三、在男女便器供需不平等之面向上
相信許多人在影院看完片後第一件事,便是趕緊前往小解。但往往令許多女性望洋興嘆的,便是女廁門口大排長龍的「盛況」;此一困擾不只在電影院中,放諸大學聯考、國家考試等場所,又何嘗不是如此。而女性往往要等待長於男性數倍時間,才能滿足如廁需求的狀況,在嚴格意義上,何嘗不是種性別不平等的狀態?又女廁水洩不通的排隊現象,還常伴隨隔壁的男廁流動快速、早已空空如也的狀態,顯見便器的效能、或說廁所空間被使用的效率,事實上並未完全地極大化。

於是,當我們打通所謂的男女廁、建立不分性別的廁所時,若以本校的設置辦法為例,我們預計的便器比例為「坐、蹲式馬桶:小便斗=五:一」的情況下,女性能夠使用的便器數量,勢必比男女分廁時女廁所具備的數量再提高更多,使得男廁的便器不再「閒置」、女性也能降低長時間排隊憋尿所造成的身心困擾與時間消耗,進而消弭男女在如廁權利上的不平等,何樂而不為?

 
四、在隱私性的面向上
隱私的能否兼顧,也是部分人可能擔心之處,原因是許多人或許能接受性別友善、或無性別廁所理念,但在直覺上,仍難以想像或習慣「跟不同生理性別的人在同一處上廁所」,而感到不適應或缺乏隱私。

然而,一個規畫良好的性別友善廁所,勢必會落實不論馬桶或小便斗,都一律用「隔間」相互隔開的措施。因而不論是生理男性或女性,不論使用何種便器,自然都是在被四面的隔板完整隔絕的情況下如廁。尤其小便斗在傳統設計上,往往只有單片隔板區隔、或甚至沒有隔板,使得同事、師生、同儕間使用相鄰的小便斗時,面臨要不要打招呼、跟對方做眼神交流的尷尬境地。故在規劃良好的狀況下,不論異性或同性之間,彼此都能享有獨立如廁的舒適與自得,而沒有尷尬與羞赧。

 
五、在安全性的面向上
最後談談許多人最關心的安全疑慮。人們直覺上容易形成「男女在一塊上廁所,危險性一定比起分開來上加倍」這種思維,然而,此想法很可能只是未經詳細思慮與邏輯論證的錯誤直覺。舉例來說,一個偷窺狂若試圖偷窺一位生理男性或女性,在傳統男女分廁的情況下,她/他完全可以很方便地到試圖偷窺的性別廁所裡偷拍或竊視,要偷窺男生就到男廁,要偷窺女生就到女廁,在對象的鎖定上幾乎十拿九穩。

然而,若換成性別友善或無性別廁所,加拿大皇后大學的學者Overall便指出,一位偷窺者在進行偷窺時,很可能就會碰到「偷窺錯性別」的風險,原因是各個便器都有隔間圍住,因而無法直接判斷使用者的性別為何,某種程度上反而會降低偷窺者的意願。

讀到這邊,或許您會認為這只是片面假設,畢竟在不分性別的廁所中,能夠進入此場域者的基數不是變大了嗎?那麼,偷窺或侵犯的機率真的會變低?在此,我們不妨認真思考一個問題:在邏輯上,所謂的安全性或安全考量,在男女分廁或不分廁這兩種模式上,真會有根本的差異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在一間廁所或一個隔間中,要「預防」如廁時被偷窺,其重點應是從周遭的隔絕物,例如隔板的高度著手。以大安區公所為例,其性別友善廁所之隔間隔板,在上下均直接連接地板與天花板,而為了兼顧採光與通風,在上側與天花板連接處係採壓克力雕花裝飾,使偷拍者常用的手機、相機都「不得其縫而入」;至於在事發時的「救濟」方面,關鍵則應是緊急求救鈴是否被妥善地安裝在每個隔間及整個廁所內。

且又如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所長黃麗玲副教授所言:傳統上,廁所的設置地點,都是其他設施規畫完畢後所剩下的空間。這種現象正是造成了許多公共場合,尤其校園內廁所位在一層樓當中較偏遠、人跡罕至角落的主因。因此,若要真正提升安全性,應當是不論哪種廁所,都要盡可能設置在燈光明亮、人潮較多的動線與區位上才是。

綜上觀之,我們不難釐清一件事:亦即要真正確保安全性,做法應回歸到廁所設施的區位挑選與裝置設計是否完備。倘若這些緊急求救設備或措施未能完善,那不論是分廁或不分廁,在安全方面事實上皆付之闕如。當然,筆者必須再度強調,百密或許終有一疏,要達到百分之百安全與安心的如廁環境,重點還是須回歸教育、價值觀的培養上,也就是社會應盡力讓大家都能發自內心地不侵犯他人、且尊重他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不習慣,是一個好理由嗎?
平心而論,性別相關議題從不是條好走的路。提起性別友善廁所概念,部分人縱使可接受上述理性思辨,但很可能仍會於情感上不能接受、不適應及不習慣。您不妨試想:在19、20世紀的歐洲與北美,大家都認為男女同工不同酬是正常、合理的,或認為女性沒有投票權是天經地義的。因而在女性也能拿到同樣工資、投票給政治人物之後,恐怕也有很多人感到「不習慣」吧!但以一個後見之明的角度與文化來看,我們都明確知道當時的傳統、價值觀其實是有所偏誤的。

隨著時空遞嬗,社會變遷常免不了帶來觀念的翻轉,觀念翻轉也往往伴隨對新制度或新價值體系的陌生與恐慌。但在此重要時刻,社會更需要的無疑是更深入地思辨、更理性地探討,也更感性地將心比心。

性別友善這條路,政大已然步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為性別友善廁所理念撰寫設置辦法、策畫提案、推動法制化的過程,可說是由學生發起,並在推動過程中得到許多師長及校內單位的協助與支持。而此一辦法如能順利通過,對舊有建物來說,也許一時半刻尚難改裝原廁所或加設新廁所,但將能直接影響目前政大已在規劃的新宿舍、新教學大樓等建案,憑藉法源依據、融入性別友善精神來製作設計圖與進行空間規劃。筆者誠摯期盼,這般在校園內由下而上、由社團或學生積極努力的實踐經驗,能為關心性別議題的有志青年帶來一點鼓舞,也為各大專院校、乃至整個社會提供得以參照之處。

最後,謹以此文獻給為本次提案付出良多的校內社團與師生,也在此誠摯地希望,不論是上廁所、食衣住行、還是生活中一切的行為舉止,各種不同特質的人們都能活在一個舒適自得的環境當中。

 
註:本辦法草案之所以採用「性別自由廁所」,而非傳統常見「性別友善廁所」一詞,係認為「友善」一詞較帶有因特定群體不同於一般人,故給予特別「友善」對待之區別化意涵,故在此改用「自由」,象徵該廁所不對任何人設限、不同性別者都能不受拘束進入如廁之意涵,惟實際精神與傳統性別友善廁所並無二致。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

文:葉乃爾(政大法研所碩士班一年級學生,現任校務會議學生代表)
3 月 1 日 19:00, 來源:關鍵評論網, 點閱 522 次,發佈者:b。
回應
1:釋憲 ( 118.92.216.163) 3 月 1 日 19:48
你家的浴廁 便利店的廁所 都是性別友善設施
2:!!!!!! ( 61.63.4.244) 3 月 1 日 23:51
輔仁大學可能會是全台最後設立「性別友善廁所」的大學,
日期訂在西元2200年!
3:暱名 ( 61.63.4.244) 6 月 7 日 04:57
我倒覺得分開是因為,男生進入女廁會很明顯的讓女性很立刻的警覺到他的存在,其他女性也會一直盯著這個入侵者
更多觀點新聞
暱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