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朝平觀點:從常態分配談LGBT婚姻平權的問題(圖) 2016-12-05 06:00

陳朝平觀點:從常態分配談LGBT婚姻平權的問題

 
學過統計的人都知道常態分配一詞。撇開艱深的統計理論不談,簡單說,人類社會的許多現象、行為、意見,往往都呈現近似鐘形的常態分配(參考下圖)。譬如,一國公民的身高,中等身材者約占68%,身高偏高者約有16%,身高偏矮者差不多也占了16%。常態分配的道理,早在春秋戰國時,孔子便知道了。論語,陽貨篇,「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意思是說,大多數的人都是介於上智與下愚之間,屬於中等資質,上知(同智),即天才與下愚(白癡也),畢竟是少數。而中等素質者都是可以教化的。 國父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裡也提到:上智下愚、先知先覺、不知不覺、後知後覺等概念,基本上也出於常態分配的概念。

資深媒體人陳朝平,從常態分配談LGBT婚姻平權的問題。(取自林佳龍臉書)




 

陳朝平表示,學過統計的人都知道常態分配一詞,而人類社會的許多現象、行為、意見,往往都呈現近似鐘形的常態分配。(陳朝平提供)

 
正因為人類社會呈現著常態分配,因此,人類社會的制度、法律、規範、率先考慮多數人的需求,等到行有餘力了,才進一步考慮位在常態分配兩端的少數人的需求。譬如,教育制度就是以一般智商的學生設計的,絕頂聰明的學生,能夠透過自學成長、甚至跳級升學,但那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必須在教育制度中,訂定專章專責來因應。同樣的,對於某些特殊學生,國家和政府基於受教權的平等,也應該設立特殊教育的法規和制度來滿足特教生受教育的需求。


陳朝平舉例,教育制度就是以一般智商的學生設計的。(示意圖,Richard Johnson 提供)



從這個角度看,任何社會制度、法律制度的變更,都牽涉到社會總體資源的分配問題,特別是制度和法律的變更,往往涉及公權力和公共資源的介入,需要有相對應的配套措施,也涉及到社會成本的問題,絕不是將法律條文變更,就一了百了了!

從常態分配的角度看,人類社會百分之六、七十都是異性戀,也就是說男歡女愛屬於常態,至於非屬常態的(lesbian女同性戀、gay男同性戀、bisexual雙性戀、transgender跨性戀),相對於常態的異性戀,則屬少數。這兒所謂的常態和非常態,純粹是由常態分配的角度來看,絕無歧視的意思。畢竟,LGBT不過是造物者太過匆忙,將錯誤的靈魂放置在錯誤的軀殼裡而已。
 

咱們的社會是不是真的很歧視同性戀者呢?

粗造地說,中國史書上不乏同性戀的紀載,許多帝王公侯也都有斷袖之癖,至於一般百姓怎麼看同性戀者,正史沒有太多的紀載。不過,京劇裡的青衣多有男扮女裝,也有女性扮演老生角色的,稗官野史和小說裡,對於皇室貴族子弟嬲戲戲子的情節,也多有著墨。比較起來,中國社會似乎對於同性戀還是相當容忍的。但是,不可否認,在我們日常的語言文字裡,對於同性戀,仍多歧視與誤解。

究竟,從甚麼時候開始,台灣的同性戀者勇敢地出櫃?甚麼時候開始,台灣社會普遍地接納同性戀者,不再用歧視的眼光來看待同性戀者?無論如何,如今,同志勇敢地站出來為自己的幸福和婚姻,爭取權益,毋寧是台灣社會在觀念開放上邁出了很大的一步。不過,就像前述地,社會中常態分配模型裡的少數,希圖在法律和社會制度上做出改變時,牽涉了社會資源的重新分配,牽涉到了常態多數和少數的權益;只是草率地將大夥兒的法律權益拉平了,其實並沒有解決問題,甚至還可能引發新的問題。


中國史書上不乏同性戀的紀載,許多帝王公侯也都有斷袖之癖。(取自互動百科)



我很好奇,國內外的學者,特別是本土的學術研究機構,是否曾經針對下列的問題做過研究:

同性戀,或者說LGBT在各國人口中所佔的比例,有無顯著的差異?如果有,是甚麼樣的因素所造成的?種族?文化?核輻射引發的基因突變?

過去半世紀來,世界各國LGBT佔人口的比例是否有所增加?如果答案是Yes,那是否和性解放運動有關?還是由於平權觀念普及化,使得LBGT勇於出櫃?

在眾人的刻板印象中,泰國的變性人特別多,是真的嗎?如果是,是甚麼因素造成的?


陳朝平提出疑問,「在眾人的刻板印象中,泰國的變性人特別多」,是否為真。



在同一社會裡,LGBT佔總人口的比例和社會、經濟、教育等因素的變化,是否存在著相關性(co-relationship)?

為什麼當代許多傑出的藝術工作者,包括但不限於演藝人員、服裝設計師、建築師、畫家、音樂家等,都屬於LGBT族群?LGBT族群的基因和藝術有甚麼關聯性?「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必定會開另一扇門」,上帝還為LGBT開啟了哪幾扇門?

醫學研究統計證實,罹患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的80%是男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在同志婚姻已經合法化的國家,感染HIV的人數是否有增加的趨勢?或者,感染HIV的人口比例和同婚合法化,不存著何種相關性?正相關?負相關?還是零相關?

由於同志婚姻,一般而言,無法正常懷孕、繁衍下一代,在同志婚姻已經合法化的國家,不論是孕母代孕、人工授精、或是領養的下一代,是否會產生另類的教養問題和認同問題?有沒有人做過研究?

同志婚姻領養的子女是否享有說:「不」的權利?被領養者,在襁褓期間或是年幼無法表達自我意見,等到長大後,如果他不願認同志雙親,要想脫出同志家庭,該子女的法律權益是否會受到影響?有無足夠的個案研究?


第十四屆同志大遊行,參與民眾拉長彩虹旗向前邁進-(資料照,蘇仲泓攝)



在同婚已經合法的國家,他們對於QIT(queer酷兒、intersex雙性、asexual無性)的婚姻合法化,是否也一體適用呢?

在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人們對LGBT族群的歧視,是否較尚未合法化前有所改善?言語文字系統關於LGBT的歧視字彙,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減少、甚至消失?

我國籍的同志,如在其他國家合法地結婚,我們是否承認他們的婚姻關係和相關權益?

反之,如果我們在法律上賦予同志婚姻平等合法的權利,他國的同志可否來台灣舉行婚禮,取得合法婚姻關係和身分?

或者,當台灣開放同婚合法後,同志雙方其中一人為外國籍,倆來台舉行婚禮,取得婚姻關係中的配偶身分,該外國籍的配偶是否也因相關規定,取得中華民國國籍?享受台灣的健保及其他福利措施?

如果同志婚姻合法化,台灣的同志「夫妻」出國旅遊,途經嚴格禁止同婚、歧視同志的否些國家,產生法律糾紛時,外交部如何因應?

台灣社會似乎已經普遍接受了同志同居和類婚姻關係,同志伴侶所缺者,是否只有因婚姻關係所產生民法上的若干權益,如繼承、醫療住院等,無法受到完整保障?有沒有不影響現行婚姻制度和文化的變通之道?

容許我問一句,上述的問題,我們都有明確的答案了嗎?社會上的常態多數都做好了準備嗎? 沒錯,我們尊重每一個人追求幸福和婚姻的權利,正如我們也應該保障殘疾人、智障人士、罕見疾病患者的平等教育權、尊重他們追求婚姻與幸福的權利,可是,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的確無法假裝看不見社會必須負擔的成本。天底下,沒有絕對的公平和平等,所有的平等和公平,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和代價。

我不知道同志婚姻合法化硬要融入現行的法律體系裡,是否會給社會增加額外的成本和代價?會不會造成台灣社會資源分配的新問題?

不過,我必須指出是,當同志婚姻問題進入立法程序時,我們看到了同志與反同團體在網路上的相互攻訐、指責、甚至霸凌,這似乎不是民主政治裡討論問題的正當程序,也加深了台灣社會的裂痕,也開始在支付若干的社會代價了!這應該不是贊同與反同雙方所樂見的。站在常態分配的角度看,當前台灣的常態多數人面臨了諸多問題時,身為民主國家的執政黨,不應該以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和福祉為優先嗎?為什麼要急著通過婚姻平權法案呢?難道,朝野沒有智慧找出雙方都能接受的第三條路徑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陳朝平
2016-12-05 06:00, 來源:風傳媒, 點閱 509 次,發佈者:J。
回應
1:重點在反歧視 ( 101.9.196.135) 2016-12-05 09:42
邁出第一步...以後會碰到的問題自然一步一步解決..
還沒開始.就預想到很多問題....
固然不錯.
但相對的.甚麼事情也幹不了.
......
以微軟視窗為例...
如果一直考慮會碰到甚麼問題...
才推出新版本..
現在應該還停在95...
2:45566456 ( 36.231.40.34) 2016-12-05 15:52
這名作者陳朝平在文章中沒講出來
但字句裡透露的就是他反同、反同婚
他有意無意地用泰國變性者特別多一件事來指同性戀是會因為社會風氣而變多
意思是說
如果社會不要贊同、正視同志權力
同性戀就會減少
他也暗示說愛滋患者八成是同志、意思是同志造成愛滋病
而開放同婚、同志平權會助長愛滋病

這名作者對於愛滋病、同性戀的瞭解非常欠缺
卻敢在媒體上大放闕詞
只是用溫和的字眼包裝他反同的態度
3:不懂 ( 118.169.163.52) 2016-12-05 15:55
在同婚已經合法的國家,他們對於QIT(queer酷兒、intersex雙性、asexual無性)的婚姻合法化,是否也一體適用呢?

asexual既然無性何須結婚

4:45566456 ( 36.231.40.34) 2016-12-05 16:13
這一次的同婚對於婚姻結合的定義正是在推翻樓上所謂的無性何需結婚的問題

婚姻作為一種社會機制、法律保障的法人行為
它的作用是提供使用者一種保障
一種伴侶相處的需求
一種法律功能下對於財產處置、共有、以及衍生種種的法律行為
乃至領養、撫養、繼承的相繼問題的回應

更重要的是它牽涉到的是人權
既然婚姻是憲法保障的人權
那所有在憲法保障下的人
都應該享有
這都不牽涉到性

婚姻不是提供兩人合法進行性行為的機制

這一點一定要想清楚才能去外面跟那些反對的人辯論
更多觀點新聞
暱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