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日本政府的一紙婚書讓同性戀遭殃(圖) 2016-05-31 07:00

日本政府的一紙婚書讓同性戀遭殃

 
  最近,4500名日本民眾聚集在東京都最前衛的涉谷區進行了一次“集體散步”。他們呼籲人們“承認多樣的生活方式”,希望擴大社會對LGBT(同性戀及性別認同障礙者等性少數人群)的理解。許多外國人也手舉寫有“希望和喜歡的人結婚!”的標語,加入到遊行隊伍中。隊伍當中還能看到穿著婚紗的同性情侶。遊行主辦方表示:“(遊行)氣氛一年比一年熱烈,感受到整個涉谷都在支持我們。希望擴大這股潮流。”

 
  打臉,就是這麼猝不及防。這一邊,日本政府還在“自嗨”說“LGBT已經得到日本社會越來越多的接受啦!”而另外一方面呢,紐約人權觀察組織就站出來指出,“你國的LGBT群體,其實還是處於被大多數民眾歧視、欺凌的處境,學校裡的狀況尤其嚴重。”
 
  人權觀察組織指出,基於對日本各地LGBT學生在校情況的調察,發現日本的學校對LGBT群體是滿滿的惡意。學生甚至還有老師,對LGBT學生的歧視明顯到地球人都知道。幾乎每一名受訪者都聽說過,學校裡有反對同性戀的團體,很多人當面說LGBT“噁心”,“根本不應該被生下來”等。一名大學生說,“我沒有聽到任何人說過同性戀一句好話,每一件事情都是負面的。比如說艾滋病就是以同性戀傳播為主……”甚至,LGBT還有被暴力毆打的案例。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不理解,日本同性戀都能結婚了,怎麼還會被歧視?的確,這幾年LGBT人士在短時間內獲得的承認非常豐富。比如東京的​​澀谷區和世田谷區首次允許同性戀結婚,讓日本海內外驚訝;比如包括不少日本商家都表示對LGBT敞開懷抱,打折優惠。


  毫不誇張地說,你可能會發現自從政府宣布同性戀可以領證之後,日本一夜之間冒出很多同性戀者,也突然多了很多“歧視同性戀”的報導,為什麼?


  這是因為日本政府忽視過程,注重結果惹的禍。在美國,從同性戀成為一​​個龐大群體到允許結婚,可能花了40餘年,日本大概只花了4年時間。也許是因為日本在“歧同”方面被批評得無地自容,於是開始拍馬狂奔,一口吃成胖子,直接宣布允許同性戀領證。但是,這種“幸福”來得太突然——同性戀準備好了,社會輿論卻沒準備好。


  更重要的是,在支持的同時,日本政府沒有進行立法和宣傳。用法律反對“歧視”,用宣傳正確引導人們對同性戀的態度。如果只有一紙“婚書”而沒有後者,那一切都是“扯淡”。因為,未出櫃的同性戀者聽到可以結婚的消息,以為鬥爭已經勝利,興奮得馬上就出了櫃。結果,不但沒有得到接受,反而在仍舊保守的社會暴露了自己,招來周圍人鄙視的目光和行動,無力反抗。學生的處境就更加危險。


  那麼,社會和學校有什麼不同?在日本,已經步入社會的成年人會更克制一些,至少表面上對LGBT會表示尊重。但是在學校,學生見識和閱歷有限,又沒有教師們的相關引導,更傾向於用語言和行動來排除他們眼中的“異端”,表達自己的態度。赤裸裸的歧視,更容易在校園里赤裸裸發生。


  從目前來看,日本人心裡對LGBT的歧視,並沒有因為政府頒發“婚書”而少一分。只是,因此出櫃的LGBT人士更多了,他們反而成為了吸引炮火的靶子。尤其

蔣豐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納,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為一個從事了四分之一世紀以上傳媒工作的傳媒人,最終還是要適應傳媒的時代變化,走進博客。但是,時代的變化,依然不能改變的是——傳媒人還是要傳思、傳情、傳心。
2016-05-31 07:00, 來源:鳳凰網, 點閱 645 次,發佈者:J。
回應
更多觀點新聞
暱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