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東京眼(117) 他變成她 2016-05-29 09:00

東京眼(117) 他變成她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 學生常説,在日本的免費電視臺的黃金時間,都可以看到一些女裝家或是變性人在唱歌跳舞甚至是做talk show ,論政聊世態講時事,説日本很開放。


我總是對學生説:「你們真的覺得在傳媒出現,就等如很開放嗎?」


在日本傳媒,穿著正常的男同志,是很少出現的。在演藝圈、文學界,事實上也有不少同志,但你從來沒有發現,穿得比較平凡普通的「リアル」(real)基在電視上出現,更不要説女同性戀者了。有那個藝人、意見領袖是同性戀者?


學生有點不服氣,因為他們比較的,是比日本更「退步」的香港。在香港,出櫃藝人的性取向,變成了「賣點」。像我的朋友林一峰先生,五、六年前左右,任何娛樂版要介紹他的時候,都會説「同志歌手林一峰」,彷彿「同志」這性向,是他的音樂類型,如民歌歌手、搖滾歌手、動漫歌手……總之,聊到林一峰的時候,就要提醒別人,他是同志。而有易服癖或是變粧愛好的香港人,就少之又少。除了早陣子在香港區議會選舉有出戰的中出羊子,有相對比較公開的中性服飾打扮,在過去幾十年,你已很難再找到任何一個男性「公眾人物」,是會在公眾場合穿女裝的。反之,女性公眾人物穿男性打扮,反而可以數到一兩個。


日本傳媒喜愛使用易服變裝藝人的風潮,的確令我的學生有一點想像,想像日本是一個很接受易服癖的地方。當然,易服癖,或被稱為男大姐(おネェ)的藝人們,在電視上的確有很大的爆點。因為他們的存在,已是與別不同。他們簡單而大方的談一談他們的性愛、戀愛,而日本人又可在日常生活平凡地看見,絕對有助消除歧視。而令我更佩服的,是男大姐的大哥(還是大姐?)美川憲一就曾經在一次的紅白歌唱大賽,讓兩個男大姐IKKO及編舞師真島茂樹在臺上跟他一起跳趴啦趴啦表演,把男大姐的存在帶入意識保守的NHK電視臺,都是一種突破。


日本的「開放」,在全球化時代,都一定會對地球某個角落的某個人有些影響。而這個被影響的人,如果身處像香港這種落後守舊的環境,就一定會吃一點苦。最近收到電臺舊同事V小姐寫的書,是香港的平等機會委員會贊助出版的《真我顯影 跨性別影像故事》,內容就提及一個年輕男生叫雪晴,自小有穿女裝和變性的慾望,之後看到日本有一個變性人模特兒樁姬彩菜的自傳書《我是在男校畢業的女生》,深受啟發,從而覺得自己需要「出道」,做一個女生。雪晴説:「這本書對我有了一次震撼性衝擊,讓我第一次認識到『性別認同障礙』這個詞,而更重要的是,我發現原來這個問題可以透過『性別重置手術』解決!有了這兩個關鍵詞,我開始瘋狂地在網上搜索相關資訊。然後,我又發現一齣日本寫實電視劇,叫《私が私であるために》(為己而生),那出電視劇讓我哭死了!主角也是個有性別認同障礙的女生,一開始懦弱怕事且不斷否定自己的她,經歷重重困難,最後憑自己的真心衝破很多障礙,也贏得家人和朋友的支持,踏上變性之路。這對我而言是第二次衝擊!我想著:這些事情,為什麼人家做得到,我就做不到?就這樣,一本書,加上一齣電視劇,讓我在那個暑假下定決心要走上跨性別這條路。」


 
你可以想像,雪晴的同學,家人如何不能接受「他變成她」的過程。一本書,一齣戲,一篇專欄,一個臉書會改變人的一生,聽起來好像很奇妙。我相信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也有些人在打點前路的時候,也會因為我的文字而有所轉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認為合適的路,我更希望,大家看完書,看完文字,決定要走某些路的時候,要記住,開路的人,一定會吃苦。苦盡不一定會甘來,苦盡了也不一定不枉。若然選了某些路,不悔不枉,就好。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2016-05-29 09:00, 來源:日經中文網, 點閱 507 次,發佈者:J。
回應
更多觀點新聞
暱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