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南韓陸軍大獵巫,總長命令:肅清同性戀士兵(圖) 4 月 20 日 14:00

南韓陸軍大獵巫,總長命令:肅清同性戀士兵

 

南韓陸軍大獵巫,總長命令:肅清同性戀士兵


同性戀士兵的存在,是對軍隊的污辱?南韓NGO「軍中人權中心」(MHRCK),13日發出報告,指控現任韓國陸軍參謀總長張駿圭,無視人權與軍中程序,對軍中的同性戀役男下達「整肅命令」。儘管同性戀在南韓並不違法,但軍中仍以軍法「性騷擾防治條例」為依據懲處同性戀役男,並透過違紀逼供、網路釣魚、甚至脅迫搜索個資的方式,強迫目標役男「認罪」 、甚至入獄。


MHRCK表示,張駿圭上將自2015年接掌陸軍以來,就責成陸軍調查指揮部(ROKA CID)成立特殊調查小組,除了徹查軍中同性戀者的身份,更「主動」以軍法第92-5條的性騷擾防治條例,起訴這些「部隊的違紀者」。至今,遭到ROKA CID列管調查者就達50人,其中更有20人正面臨著軍法審判。

資料圖片,非關當事人。儘管同性戀在南韓並不違法,但軍中仍以軍法「性騷擾防治條例」為依據懲處同性戀役男。圖/法新社


在韓國,同性戀或同性戀行為雖不違法,但相對保守的社會氣氛,亦不保障同性關係;然而軍隊中,卻以「影響士氣」等因素為由,將同性戀行為列為「性騷擾」舉動,透過軍法第92-5條——也就是軍中俗稱的「雞姦條例」——同志役男更可能遭軍事法庭起訴,並因性向獲罪兩年有期徒刑。


然而MHRCK的這份報告,除了譴責軍法態度的不合時宜,亦揭露了特調小組逼供同性戀役男的違紀手段。報告指出,這批由ROKA CID資深士官所組成的同性戀搜查小組,時常會透過「突襲軍營」的方式,在沒有憲兵、當事人部隊長官或軍檢的背書之下,逕自押走嫌疑士兵審問。而在明顯不符程序的審訊過程裡,調查小組更會透過誘導、威逼、甚至偽證手段,要當事人「承認自己就是同性戀」,並以公開身份或入獄為要脅,逼迫當事人從自己的軍中人際網中,指認其他的「同性戀嫌疑人」。


除此之外,調查小組更會扣住嫌疑人的手機,破解通訊軟體的使用資料,在清查其交友狀況之外,還有冒用當事人帳戶登入交友軟體,進而「軍中釣魚」的通報。


報告披露了調查小組對士兵的偵查紀錄,在一些對話中,偵查小組會不斷逼問當事人︰「不好意思,我只睡女人,所以能不能解釋一下:和男人睡爽在哪裡?」「你喜歡什麼體位?」「你把握機會吧!我們這是在幫你,讓你有機會重拾正常男人的性向」相關的審訊過程,明顯觸犯了軍中的反歧視條例,而不符比例的侵略性審問,亦造成多名當事人在重壓之下精神崩潰。


報告中,一名崩潰的當事人,在審問過程中留下了這樣紀錄:

 
我受不了了,當兵本該是人生最驕傲的事,我不了解哪裡出了錯,竟讓這成了惡夢一場...。


但調查小組的審訊士官卻回應:

 
你怎這樣講呢?玷汙軍紀的是你,是你才應該懺悔道歉吧!


MHRCK表示,張駿圭上將在過去擔任南韓陸軍第一軍指揮官時,就曾對軍中性別問題不當處理,其甚至曾對一起女兵遭性侵事件失言「她怎麼沒喊不要呢?」再加上這回陸軍整肅同性戀士兵,張駿圭的誇張態度不僅助長軍中的性別歧視與人權凌辱,過份且不合法的調查手段,更讓人想起韓國民主化之前,政府調查「政治黑名單」的惡劣手法。種種紀錄,皆足以證明張駿圭上將「並不具備領導部隊的資格」。


目前,南韓陸軍司令部仍拒絕回應MHRCK的指控,僅對外強調:「軍中的同性戀行為,本就是觸法,而不被允許的作為。」


「陸軍的作法,明顯侵犯了人權......但我想,現在的南韓社會並不會對這些士兵的處境有太多的同情。」韓國智庫峨山研究所的民調中心主任金知玧對《金融時報》表示。根據美國Pew民調指出,對同性戀者抱持正面態度的韓國民眾只有18%,但不能認同同性戀者,卻超過了半數、達57%之譜。


韓國還沒作好迎接同志議題的準備。在美國,LGBT權利,以成為了重要的政治議題;但在韓國,相關討論離政治運動還有很長一段路。

金知玧認為,現代南韓軍隊的組織與軍法架構,都沿襲歐美;儘管以美國為例,今年來對於軍中LGBT的除罪與全力保障,都已有長足的進步,但韓國軍隊對此仍未置一詞,社會氛圍的保守,亦未形成足夠的修法推力。


MHRCK表示,這些同性戀士兵與他人一樣,都是受到國家召喚、履行國民義務的年輕孩子,無論是戰訓成績或服役表現,皆沒有因性向的不同而落於人後,「他們服從陸軍,但陸軍卻用有色眼鏡來審查他們——這樣的歧視,是不可被接受的。」


目前MHRCK已發起要求張駿圭下台的行動,但若軍方仍無動於衷,他們也將透過參與聯合國人權會議的機會,向國際社會公佈韓國軍隊的反人權醜態。
4 月 20 日 14:00, 來源:聯合新聞網, 點閱 422 次,發佈者:b。
回應
1:人妖整天靠妖討幹比老人更該死 ( 218.161.79.68) 4 月 20 日 14:32
更多小道新聞
暱稱:
回應: